注册

声网的关键时刻:在夹缝中对决腾讯阿里

2021-09-21 01:49:18 21世纪经济报道 

此前,在线教育被外界视作声网可预见性最强的收入来源板块。眼下,这家在与巨头竞争中不落下风的技术型公司到了一个关键节点。

上市一年间,声网跌宕起伏。

去年6月,该公司上市后,市值渐入狂奔区间,今年2月底,一度飙至114.96美元高位。9月17日,声网报收29.29美元,与市值巅峰间隔不过半年多。

背后是大环境变化。声网是一家做实时互动云(Real-time Engagement Platform-as-a-Service,简称 RTE-PaaS)的公司,深耕音视频实时互动赛道。为开发者提供实时视频、音频、消息等多个API,开发者无需自行搭建底层架构,只需简单调用即可在应用内构建多种实时音视频互动场景。

股价飙升,与疫情后隔离潮下催生大量音频需求有关。股价回落,则是基本面变了。

二季报显示,当期,声网营收4233万美元,同比增长25%,其中RTE 产品收入为4036万美元,占营收95.3%;净亏损1540万美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为1.58亿美元。

财报显示,声网K12学科辅导收入占其Q2总收入的25%,考虑到“双减”政策对于K12领域的影响,其下调2021全年营业收入指引至1.59亿-1.61亿美元(此前指引为1.78亿-1.82亿美元)。

此前,在线教育被外界视作声网可预见性最强的收入来源板块。此外,声网还面临着阿里云、腾讯云的强势进攻。

眼下,这家在与巨头竞争中不落下风的技术型公司,到了一个关键节点。

布局多元化业务

当下,声网正在做着业务多元化布局。

其于6月推出AgoraAppBuilder,旨在帮助开发人员和没有编码经验的创作者摆脱一体通用式的视频会议解决方案,以及根据自身特定使用情形和品牌构建自定义应用程序。

此后的7月,声网推出基于机器学习的语音编解码器AgoraSilver,使用Al优化了恶劣网络条件下的传输质量;声网水晶球的“数据洞察”功能亦同月正式上线,用户最快可回溯6小时前整体业务用量和质量数据趋势,并掌握每一分钟的质量变化。

为应对教育行业的短期冲击,声网将以前专注于K12学科教育的资源转向公立学校教育、素质教育和成人教育,并继续加强在美国、欧洲和亚太其他地区的业务拓展。目前,声网来自国际市场的收入占总收入的27%。

截至二季度,声网活跃客户(过去12个月贡献收入超过100美元的客户,不含环信)接近2449个(同比增长64.8%,环比增长5.4%),当期用户trailing12-month net expansion rate为110%,剔除疫情对于中国市场的影响后为140%;平台累计注册的开发者数量337万,季度环比增长超3万人。

此外,声网与惠普达成合作,为HP Omen游戏本预装语音、视频、消息等实时交互功能:与东南亚领先的电商平台合作,将互动购物功能引入其用户群体;与美国最大第三方播客平台Castbox合作,实现基于内容的互动评论区、社区以及音频直播等场景。

在线K歌房,则是声网另一大落点。其音乐版权来自移动旗下咪咕音乐。

据声网发布的在线K歌房场景化解决方案,开发者与企业可一站式接入正版曲库与K歌组件、场景功能,快速构建在线K歌房,并广泛应用在在线音乐、语聊房、直播、视频相亲等各类社交泛娱乐场景。

其卖点包括整合20万+正版曲库、模块化组件、64ms低延时实时合唱、自研音频引擎等。

声网泛娱乐行业产品总监王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从商业模式来说,在线K歌房解决方案并没有额外收费。但在版权方面,与咪咕合作,收费方式为按照音乐的调用次数。“音视频传输部分按照分钟收费,音乐是按照调用次数来收费。”王奇称。

此外,王奇亦坦承,对在线K歌房变现效应期待有限,更多希望其增强用户粘性。

另有声网人士透露,发展在线K歌房业务,并非来自“双减”政策压力。

“在‘双减’之前就在做在线K歌房了。”他说。

拥有细分市场关键技术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业务压力外,声网还面临着巨头的强势进攻。

声网在国内面临的主要竞争对手包括腾讯云、阿里云等IaaS&PaaS服务商,其中,与其竞争最激烈的为腾讯云;在海外的竞争对手主要为Twillio。

巨头们业务板块涉及广泛,以互动直播、视频会议等为主,主要优势包括全套云产品组合、广泛的客户群、较强的渠道及捆绑销售的优势、较低的IaaS成本等。

9月,腾讯音乐推出直播音乐服务系统“音速达引擎”。据其透露,该系统通过版权曲库自助入驻,授权费用实时分账,保障上游版权方权益。这一产品与声网存在部分雷同。

面对竞争,声网方面显得信心十足。

“整个用RTC(Real-Time Communication,实时通信)市场远没有到竞争特别激烈阶段,因为RTC体量远没有到应有层次,规模还没上来。在疫情期间,大家被迫有了一些提前教育,但疫情过后,有一定幅度衰退,这部分过后,才会慢慢增长上来。真正竞争激烈应该是这个需求冲到顶峰之后,开始走向一个下滑再平稳的过程。成熟期,才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时期。”王奇从大势分析。

声网壁垒则在于拥有细分市场的关键技术,背后是架构优势。“我们有非常多中腰部客户,一直强调是ToD(Develope,针对开发者)公司。而巨头功能的开放,不同技术,门槛是不一样的。RTC门槛非常高。就像实时合唱技术,它要求足够专注。而巨头,也想要做ToD的生意,但每个ToD细分模块所分到人数是非常有限的。我之前也在巨头公司,团队小几十个人,跟声网不是一个量级。投入会非常受限,会非常严格地去看投入产出比。”王奇称。

声网产品市场负责人朱超华甚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声网是RTC赛道的“皇马”。

“这是一个技术密集型市场,即使巨头想投入一些人,也找不到那些人。从声网来说,我们技术积累是非常深的,在这个领域,人才聚集度行业最高。做实时音视频,应该去声网,就像足球里面听过一句话,最好的球员进皇马。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关注度,他即使想招一千人、一万人,没有。”朱超华说。

中信建投亦认同声网在技术方面优势,但表示,价格战风险犹存。

总体来看,在强势巨头下,声网能在细分市场独立壮大,实属不易。

这也向市场展示了另一种可能性。

(作者:贺泓源 编辑:李清宇)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